媒体报道

百度、阿里决战智能音箱最后一公里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2-08-01 19:33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 | 科技新知

百度、阿里再次打响一场大厂之争。

7 月 20 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智能互联总裁彭超,在天猫精灵伙伴大会上表示,阿里巴巴已设立新的一级业务智能互联,探索更多消费者人工智能形态。

几乎同一时间的 2022百度世界大会上,小度科技 CEO 景鲲宣布,将在线下增设 100 家全屋智能体验门店,加速推进小度"未来的家"及 AI 智能服务落地千家万户。

阿里强调架构调整,在原有天猫精灵自营业务之上,将集团其他消费 AIoT 业务端口整合为新的一级组织。百度则发力线下门店,在此前单一线上渠道的基础上,以更多的线下体验店布局使消费者更好地体验小度全屋智能。

虽然发力点不同,但二者的核心都不再是智能音箱的出货量,而是整合更多 AIoT 业务的开放生态。

显然,曾经以智能音箱为竞争起点的大厂人工智能业务,正在走出硬件消费的 To C 逻辑,来到开放平台的 To B 阶段。

  To   C 市场见顶

根据洛图科技最新发布的《中国智能音箱零售市场月度追踪》报告,2022 年上半年中国智能音箱市场销量 1416 万台,同比下降 26.8%;市场销售额为 40.9 亿元,同比下降 22.3%。

这意味着,中国智能音箱市场整体销量已经连续同比下滑 6 个月,且上半年的每一个月,市场销量和销售额均出现了两位数的大幅下滑。

不仅如此,在 1 月年货节带动市场规模达到 300 万的量级之后,整体市场就陷入低位运行状态,同时报告对于未来的走势预测也不乐观,认为 2022 年整体同比下降已成定局。

分析整体市场低迷的原因,从需求侧来看,大环境影响下消费者购物决策趋于理性,非刚性消费的智能音箱需求下滑。不过有从业者认为,这层影响偏弱,因为即使在以数码 3C 为主的 618 大促拉动需求期间,市场也没有出现明显复苏迹象。

更多的原因可能来自供给侧。从市场集中度来看,长期维持在以 MBA(小米、百度、阿里)为主的高寡占水平,缺乏竞争和产品活力。  高度固化的竞争格局下,又反过来影响产品智能体验、安全隐私等问题,减少了消费者换新的尝鲜动力。

在大厂们以低价补贴策略迅速瓜分市场份额后,智能音箱也正在从风口下的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

To C 逻辑下智能音箱出货量的跌跌不休,同样也反应在硬件厂商推新的产品策略上。在产品层面,智能音箱也开始回归音箱的传统面目,比如强调音质。

2017 年苹果 WWDC 上,率先推出主打音质的音箱产品 HomePod,并未过多得强调人工智能以及语音助手。紧跟着,小米、华为新发布的音箱产品,智能的特色虽然还在,但均不再是主打卖点。

华为联合帝瓦雷推出高端产品 Sound,在音质方面极致堆料,同时也将产品价位最高推至 2000 元以上。小米则是联手曼哈顿推出主打音质的 xaiomiSound,定价为 499 元,被网友评价为年轻人的第一台高端智能音箱。

主打音质,定位高端的音箱产品线,打破了过去低价补贴的竞争策略,成为硬件厂商在智能音箱 To C 零售市场见顶后转变的新路径。

  To   B 转型之争

对于非硬件业务出身的互联网大厂来说,伴随着 C 端零售消费市场的降温,走过 2019 年以智能音箱出货量为竞争核心的消费者人工智能业务,也开始转向 AI 技术开放平台的 To B 竞争。

2020 年阿里宣布将天猫精灵与 IoT 业务联合成立 AIoT 创新中心,通过内外部的资源整合,加强对中小家电企业的接入力度。

在这之后,2021 年天猫精灵走出智能音箱,发布多颗"猫芯",专注于服务智能化新品的 AIot 芯片,用来缩短中小商家开发接入天猫精灵硬件产品的速度。

整合资源+AIot 芯片两手抓之下,在 2022 年的天猫精灵伙伴大会上,业务负责人表示经过三年开放服务,智能交互系统 AliGenie 已接入 4000 万家庭用户、1000 家物联平台和 4.6 亿终端。

想要帮助更多的合作伙伴,打造接入更多周边设备生态服务能力的不止阿里。百度的开放战略发力期也开始于 2020 年。

不同于阿里联合中小家电厂商,百度则是通过与海尔、美的等 500 家知名企业合作,快速实现 2 亿台智能家居设备的接入数量。同时在 To B 市场,发力酒店等场景,提供完整的智能化升级解决方案。

走出 To C 零售市场的硬件逻辑,转型 To B 帮助更多的外部设备伙伴,成为大厂 AIoT 业务竞争的主要方向。  这个转型的逻辑,本质上也是走过抢夺智能入口阶段后,大厂智能音箱业务自身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智能音箱业务模型,就是传统硬件+WiFi 联网功能,市场早期以"强补贴 + 价格战"模式抢夺市场份额,占据 AIoT 业务的入口成为关键。

但是当抢下这个入口就会发现,这个入口的智能程度并不取决于产品本身的技术能力,而是来自于能够和多少外部设备联动。

因此,一个智能音箱产品能不能产生复购,以及这个入口能否被高频使用,也就从产品本身做的好不好,变成了能够接入多少外部设备的开放生态体系比拼。  不同于早期智能厂商玩家想要秀肌肉的人工智能技术能力,后者反而是一个商业资源的置换问题。

从百度和阿里的 To B 业务发力点,可以看出各自的优劣势。电商零售起家的阿里,以流量和技术能力,置换中小商家的合作机会,做的是智能音箱长尾市场需求。搜索起家的百度,则是以流量和技术能力,收获品牌客户的合作机会,做的是智能音箱的头部市场。

和先做头部市场的百度相比,显然阿里的发力长尾市场难度更大,一定程度上也证明阿里在生态资源搭建中,其零售电商资源更具优势。

但是从业务独立性来看,早在 2020 年,百度就宣布旗下智能生活事业群组业务完成独立融资协议的签署,迭代为小度科技,主营智能音箱、智能路由等智能电子消费业态。

相比尚未独立的天猫精灵,百度对于智能业务的押注似乎更具有前瞻性。不过也有人认为,拆分是为了减少智能音箱补贴对集团造成的亏损影响。有媒体测算,2019 年小度音箱出货量 1900 万台,如果每台平均补贴 100 元,百度一年补贴支出要高达 19 亿元。

  技术让位服务

小米同为智能音箱市场前三,但作为硬件厂商其核心是基于智能音箱业务,将以小米品牌流量和早期投资建立起来的小米生态链硬件企业,更进一步巩固为互联互通的物联网生态。

在这个逻辑里,小米输出的是流量和 AI 技术能力,建立的是手机等硬件矩阵生态系统。

而对于互联网大厂来说,智能音箱业务所代表的消费者人工智能,则是为数不多消费者可以感知到大厂 AI 能力的产品场景。  因此,作为大厂的 AI 载体,智能音箱又是大厂 AI 核心能力的优势输出窗口,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百度,小度科技是和阿波罗自动驾驶并列发起的创新能力。在阿里,天猫精灵则是和阿里达摩院并列的创新业务板块。

以搜索起家的百度认为,语音交互等多种生物识别的多模态化场景,会是未来传统搜索框难以满足的搜索方式。在媒体采访中,天猫精灵 AIoT 总经理张薇也表示,2019 年开始天猫精灵尝试输出阿里云、达摩院的技术。

走出音箱硬件属性的不止业务逻辑。在产品层面,更多拥有屏幕、摄像头等可以实现多模态交互能力的智能音箱成为主流推新的重点,早期单一的语音交互功能已是昨日黄花。

在万物智联的时代,有一个产业共识是,必须实现智能交互无处不在、数据高速自由流转,可以识别用户所在场景主动提供智慧服务。

随之而来的两个变化就是:全场景+去中心化。这也意味着传统互联网的入口之争,最终将被无处不在的细分场景所取代。在每个场景里,载体不再是重要的,流传于多设备的分布式生活助手服务将成为核心能力。

这个核心能力的建设,又取决于谁能够为消费者提供超越预期的体验。  毫无疑问智能音箱已经从硬件层面的入口之争切换到生态服务的惊喜感,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也从技术之争演变为了商业之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平台,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官网,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网址,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下载,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app,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开户,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投注,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购彩,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注册,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登录,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邀请码,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技巧,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手机版,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靠谱吗,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走势图,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