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疫情下,我们这群曾在52师154团当过兵的战友相聚了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2-07-19 11:43

疫情下的战友相聚杨运恒

五一劳动节刚过,兰州还处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里,临洮藉老战友文维林在甘肃战友圈发出了邀请,大意是受临洮老战友曹效虎委托,邀请曾在西藏52师154团当过兵的兰州、临洮、康乐战友,于5月9日前往临洮县曹家河村参加儿子的婚礼。同时,还特别邀请曾在五连一排和曹效虎一起磨爬滚打、同甘共苦四五年,并在兰州打拼的重庆铜梁藉战友胡清国。

其实曹效虎儿子结婚的事情是马培功前些日子打电话告诉我的。那一天,老马在电话里除告诉曹效虎儿子结婚的事之外,还提议五一劳动节和五四青年节期间兰州战友聚会的事情。我依据老马的提议在兰州战友圈里争求意见,然后发出聚会通知。

那一天,战友们都提前抵达聚会地点,聚会从上午十点过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战友和亲属们海阔天空,叙军营往事,话雪域情谊,在此期间,马培功老战友还提及了曹效虎儿子结婚的事情,并代曹效虎向战友们发出了邀请,在场的我和胡清国当即表示将亲赴参加曹效虎儿子的婚礼,因为我和老文、老胡、曹效虎在五连磨爬滚打好几年,老胡和曹效虎又在一个排呆了三四?年,我们一起在唐古拉山修过格尔木至拉萨输油管线,波密岗乡搞过兼农生产和军事训练,还参加过抗洪救灾和扑灭森林大火等艰难险重任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艰苦岁月里凝结下的友谊,是前世凝炼成的缘份。那会儿正是兰州新冠肺炎疫情封控期,人员跨县区流动要求必须做四十八小时核酸检测报告,当下兰州核酸检测窗口密集,八块钱即可搞定,甚至不用排队。难题是前往临洮曹效虎家的交通工具一时还沒有着落,兰州到临洮新添镇可坐班车,但从新添镇到曹家河曹效虎家怎么办?

在聚会现场,老马告诉我和老胡,节后他将开着他的小面包车前往老家,去给自己的李广杏树浇水、喷撒叶面肥,再给今年租种的三亩玉米苗修剪杈秧。另外还应临洮老战友老文、老侯邀请,前往临洮五藏沟柯栳村拜访同年入伍的平原兵、成都守备师老战友魏海忠,再看看他的牡丹园,会会几位平原兵老战友,下午再到曹效虎家去看看婚宴准备情况。婚礼当天,将兰州、临洮、康乐等地的战友集中到新添镇,由他负责拉往曹家河村,也算是一次老战友聚会。老马说罢看着我和老胡,我心想老马的小面包车是靠不上了。老胡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马,接过话说:我现在还定不了,因为生意上的事情过两天要去趟新疆,现在还沒有完全定下来,如果上新疆就参加不了曹效虎儿子的婚礼,那只有发个红包了,老杨只有自己想办法了,如果不上新疆那老杨就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去。老胡看着我和老马,我接过话笑着说:这样也好,如果老胡上新疆,我就坐班车去,到新添镇坐老马的小面包车去曹效虎家,如果老胡不上新疆,那一切都不成问题。老马和老胡双双表示赞同。

五月六日,老胡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上新疆的事可缓一下,准备参加曹效虎儿子的婚礼。并说:前面给老文打电话问我们去临洮的日子,他说由我们自已来定。当即我问老胡的意思,老胡笑着说由我来定,我当即提出结婚的当天去,到新添镇会合后一起去曹家河,具体行程时间我们去的前一天商定,老胡也表示赞同,并于当日将我们的大致意见告诉了老文,参加曹效虎儿子婚礼的行程这么就算敲定了。然尔,事情的发展让我们始料不及。

5月7日,老文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和老胡提前一天去临洮,而且要我们中午前赶到临洮县洮阳镇五藏沟柯栳村,那里有位我们同年入伍的平原兵老战友,名叫魏海忠,他有一个五十多亩的牡丹园,牡丹长势很不错,花的品种也很多,那里去赏赏牡丹,会会战友。老马今天已经去辛甸镇办事了,之后来我家,明天和临洮战友一起去五藏沟柯栳村战友家。听到这里,我终于听明白了这次行程变化的来龙去脉,而且行程变化还与老马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在五一劳动节兰州战友聚会时,老马曾经向我和老胡透露过他的这些想法,这也算是我们同年入伍的临洮藉西藏战友和成都战友小范围的一次聚会。于是,在电话里我告诉老文,随后我和老胡勾通,如无变化,我们于明天中午赶到五藏沟柯栳村,到时你给我们发个位置信息过来,以便我们索骥前往。

挂断老文的电话,我立即拨通了老胡,将老文电话的大概意思告诉了他,并约定第二天我们出发的时间和地点,相互提示外出做核酸检测的相关事宜。

5月8日上午八点多,我依老胡的电话如约赶到楼下马路对面,大约四五分钟后老胡的座驾开了过来,我们边互致问候边坐进车内。

我们乘坐的小轿车驶向白银路,至安定门立交桥拐向南环路一路向西,在晏家坪三叉路口,白衣工作者正在核验过往司乘人员的核酸健康信息,然后放行驶离。这次兰州新冠疫情总体可控,虽偶有病例发生,但政府的应对措施相对科学有效,再也沒有象前几次疫情那样机械的封路堵巷,核酸检测也转入了正轨,居民院落扫码出入,城市总体运行有序。

通过健康通行码,我们的坐驾很快驶向兰临高速一路向七道梁进发,满山遍野的绿色植被引入眼帘,释放着春天的气息,向人们诉说着兰州这座古老城池的历史变迁。我们乘坐的小轿车穿过四公里多长的七道梁隧道,便进入临洮地界。一路下坡至兰临高速井坪出口,我们驶出高速,再经过一番健康行程码查验后,便赶至老胡约见客户的地点,移交几件石头粉碎设备配件后,又重返高速公路,并依据临洮老文发来的定位截图语音导航一路向南,在新添镇附近的三十里墩的高速路出口,又经过白衣工作者的一番健康行程码核验后,正式驶入212国道,再拐入一条县乡公路,跨过洮河,我们的座驾便在乡村、河流、水渠、庄稼、绿野,以及绿色的山峦东缘穿行。听着导航语音我们并看不懂车外的地貌身处何地,总疑导航迷途多走弯路,一直行驶到临洮驶向康乐的一个十字路口,再看看四周的地貌特征,门楼牌坊,洮河大桥展现在我们眼前,再眺望洮河东岸的一幢幢高楼大厦,老胡和开车的小儿子才晃然大悟,似乎看出了端倪,惊呼:这不是临洮县城吗?这一带他们父子曾因拓展业务来过好几趟,运送过碎石机配件,看来北斗导航并沒有出现失误,因为兰临高速临洮出口正升级改造封堵,才导致我们耗费大量时间绕行河西。

我们依然沿着洮河西岸的林荫大道继续南行,在一个三叉路口依照语音导航提示右行上山,正式驶入山间乡村道路,我们依然依沿着这条乡村水泥路缓慢绕行,路旁的梯田里长着一些稀疏的玉米苗,今春以来的持续旱情致使山里的梯田泛着白烟。绕上山巅,又从山侧缓慢下行,山间两翼绿树成荫,这时老文打来电话询问我们的位置,依据导航我们已接近五藏沟柯栳村,山涧小路两旁的牡丹花层层叠叠,惊艳绽放,吸引了我们的眼球。

当我们经过一个路口时,一堆人群中我们发现了老文的身影,似乎他也同时发现了我们,这时时间的指针已指向中午十二点。我们倒车驶入叉路有人的地方停好车,我和老胡忙下车打招呼。老文走近握住我和老胡的手,指向旁边从板凳上站起的一位白发老人说:这位是老魏战友的父亲!我和老胡忙走过去,老人家好!老人用临洮方言说:来啦!快坐!快坐!我和老胡忙回道:老人家坐!老人家坐!大家满脸欢笑和欣喜。然后老文又将我和老胡,他儿子引向从屋里走出来的老战友,忙说:这是我们同年入伍的平原兵老战友老魏!然后又往前挪了几步,指着从酒桌上站起的老战友,这位是我们同年入伍的平原兵老战友龚建忠,身后站着的是儿子,现居成都崇州,又转向我和老胡、儿子介绍:这是我们同年入伍的老战友老杨,重庆铜梁战友老胡,小伙是老胡的小儿子。我和老胡上前和老战友们一一握手问候,然后,老文又指着老侯、老马说:这两位就不用介绍了,你们两个都认识,我和老胡兴奋的笑着,忙答:老战友!老熟人!并向前握手问候。随后,老文对着旁边的三位女人介绍道:这是老魏家里人,人民教师,现已退休。指着另一位说:这是老龚夫人,另外乃一位是我家人。其实,我和老胡多次见过老文爱人,只是处于礼貌,他依然象我们介绍,我和老胡只是向三位女同胞表示了问侯,随后又将我们让到摆着凉盘和酒肉的圆桌坐了。等战友们坐定,老魏走过来以主人的身份向我和老胡敬酒。老侯提起酒壶一边往酒杯里斟酒,一边摇着酒壶说:这酒可是老魏的窖藏保健酒,以牡丹花瓣为主,辅以当参、当归,老战友来家里座客,才舍得拿出来奉上,味道甘甜爽口,请尝尝。老马和老文附合着:这牡丹酒好喝,尝尝。老魏端着酒盅站在我和老胡的身旁,我和老胡站起,指着老侯、老马和老龚客气道:几位老战友先尝。诸战友一口同声:我们已经喝了,你们快喝。于是,我和老胡端过酒盅一饮而尽。那牡丹酒色泽微红,纯厚甜爽,喝后舌感香浓凝重,不失为特制窖藏。牡丹酒下肚,全身血流上涌,战友们谈论牡丹美酒,老魏战友的牡丹人生。

战友魏海忠,1974年12月我们一批入伍,从甘肃临洮乘汽车前往定西,又乘同一列闷罐火车前往成都,同时招为平原兵的侯满孝、龚建忠、魏海忠等成都战友下火车后,一起被拉到了成都守备师新兵训练基地,马培功、文维林和我这批高原兵前往青龙场,下火车后坐汽车到新津县花桥公社粮库,与后来抵达的四川铜梁籍战友胡清国等,在花桥粮库完成新兵集训后,分别前往西藏和青海执行格尔木至拉萨地下输油管线国防施工任务。据老侯讲:他们到成都守备师以后,成都空军曾招过一批飞行员,甘肃藉战友中有三人榜上有名,其中就有魏海忠,但他在征求家人意见环节被刷了下来,最终飞天梦破灭。退伍返乡后,他踏着改革的春风爱上了培养栽种牡丹这一行,并经过不懈努力,潜心钻研,从种植、选种、繁育、嫁接等技术环节入手,培育出不少牡丹新品种,栽种、培育、研究牡丹四十余载,成为名符其实,远近闻名的土专家,目前从当地农民手里流转租赁土地五十多亩,栽植牡丹万余株,花色有大红、品红、紫色、纯白、淡黄等紫斑牡丹百余种,受到乡亲们和当地政府的赞誉。

为了留住战友们相聚的美好时光,战友和亲属们在老魏门前墙体牡丹示范基地广告墙前合影留念,留下这美好瞬间。随后战友们沿着老魏门外的小路一边欣赏各色牡丹,一边沿乡村水泥路走向老魏的牡丹园。路旁的梯田里,一株株独杆紫斑树牡丹,婷婷玉立,婀娜多姿,竞相绽放,红、黄、紫、白、粉相影其间,紫斑花蕊竞显眼前,老魏介绍:他家的牡丹园约五六十亩,各色牡丹万余株,除育种、育苗、嫁接改良新品种和新品系外,还和乡亲们一起培育牡丹花卉产业,柯栳村已被县镇确定为独杆紫斑树牡丹繁育示范基地,他还多次参加省及国家在昆明、广州、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举办的全国或国际性花卉展览,他培育的独杆紫斑树牡丹多次获奖,还在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上喜获大奖,个人被农业农村部评为中国农村科技人才甘肃九名乡土首席专家。

战友和亲属们在老魏陪伴下来到他的一块硕大牡丹地里,欣赏他多年来的研究成果,心情显得异常兴奋,他一刻也不停地向战友们讲述着他的创业史和牡丹结下的情缘,老魏的艰苦创业精神深深的感染着、感动着我们。

在观赏老魏的牡丹园后,又欣赏了柯栳村的牡丹梯田和村子前面的绿水青山,随后返回老魏家门前。早已备好的饭桌上,战友和亲属们相聚一起,相互敬酒,表达久别后的重逢,相聚时的问候。老魏为我们准备了大山深处的凉拌牡丹芽、当地土猪肉、土鸡炖土豆、红棒萝卜等特色下酒菜。战友们猜拳行令,用老魏特制的牡丹酒送上各自深深的祝福。

酒足饭饱后,我们趁着小雨的清凉道别魏老太爷,以及老魏家人满满的爱,浓浓的情返回临洮。

在临洮县城,我们辞别平原兵战友和亲属,和老马、老胡、老文坐进老胡的小轿车里,一起前往新添镇曹家河村,想看看曹老战友儿子婚宴的筹备情况。

曹家河村坐落在新添镇川地与马衔山之间的一片开阔平坦的台地上,这里饱受引洮工程—洮惠渠渠水的润泽,阡陌丰茂,六畜兴旺,据老文讲,老曹战友育有三女一子,退伍返乡后耕田种地,外出打工,携妻教子,生活还算过得去,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外出的机会越来越少,只能在家种地养羊,一心扑在培养儿子学业上。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兰州新区一家高新科技企业从事技术服务工作,这让他们在村里人面前挺直了腰板,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在城里儿子又要买房、买车、找对象,将来还要面对高价彩礼,转瞬之间,儿子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连个对象影子都沒见,这可愁坏了老曹老两口。在战友聚会时,老曹提及儿子的婚事,难免叹气伤神,还托城里的战友帮助儿子介绍对象。于是,老马战友动了恻隐之心,聚会就说,逢人便问,先后为老曹儿子介绍过两个对象,但都因工作单位和房子远离主城区而作罢。后来又有人介绍了这次婚嫁的定西姑娘,并很快确定了婚姻关系,这才向战友们发出了参加婚宴的邀请。

老胡的小轿车直抵曹家河村,在老曹战友家大门外那片树荫里停了下来。在大门口我们向曹家宗亲跑事的乡亲和主事总管介绍来意后,我们被安顿到院里的圆桌上就餐,此时,老曹战友与爱人从忙碌的里屋跑了过来,向战友们问候握手,老马、老胡、老文还先后向老曹夫妇询问了儿子婚礼婚宴筹备情况,饭后又将我们安排到主房的沙发上,老曹又向战友们敬酒表达谢意,然后委托曹氏宗亲与战友们猜拳行令,把酒祝福。

夕阳西下,时至酉时,老战友们退出酒场战斗,移至大门外,等待新人进门后,撤出曹家河村。

5月9日,是老战友曹效虎之子举办婚宴的日子。我们从临洮县城出发,前往新添镇约定的集合地点,将参加老曹儿子婚宴的中铺、太石、辛甸、新添等乡镇的战友,统一安排在212国道新添镇分叉前往曹家河村的高速路桥下集合,一起前往曹家河村。老文还专门依俗购置了烟花和鞭炮。

在曹家河村口,我们又等待新添镇附近自主前往的老战友申天龙、王雄和潘世伟,但遗憾的是我们只等来了申天龙,经电话询问得知王雄早已抵达曹老战友的婚宴现场,老潘战友因事晚到一步,得到这些信息后,我们直奔曹老战友的婚宴现场。

在曹老战友家外的树荫里,我们停好车,取出烟花和鞭炮,委托曹氏宗亲值客燃放助兴,为老战友儿子婚礼增添一份喜庆气氛。

在曹家宗亲值客们的盛情相拥下,老战友们涌入老曹战友家院内的空桌上入席落坐。值客们递烟斟酒,热情款待,品尝地方大碗八宝菜。此间,潘世伟老战友在儿媳的陪伴下也来到了曹效虎儿子的婚宴现场,这是我们万万沒有想到的。

老潘战友是一个有故事的人。高中时,他师从国民党一位军长的家庭医生,同村中医潘亚柏开始学习中医。1974年底当兵入伍后,弃医从戎,但他并没有放弃从医初心,稍有闲暇,他便会拿出从家里带去的中医书籍,站到僻静处看上几眼,读上几页。晚上还会挑灯夜战,甚至进被窝里打着手电筒背诵几句汤头歌诀,诊脉之法,有时还会利用业余时间给战友们把把脉,诊诊病,活跃活跃官兵业余生活。1980年3月退伍还乡后,他利用在家乡和部队学习积累的中医诊脉知识和汤头歌诀开始为民诊病治病,还经过自学考试取得了医师资格和行医资格证,并前往甘南等地为缺医少药的藏族百姓寻医问药,医治病痛,深得藏区民众的信任。2020年,在花甲之年他衣锦还乡,离开倾注了大半生热情和心血,解除藏汉民众病痛的藏区热土回到了临洮老家,颐养天年。为养育他的家乡父老乡亲发挥余热,解除病痛,但令人意外的是他自已却陷入了病痛的无情折磨之中,他沒有气馁,而且用四十多年从医经验同疾病作斗争,和医学院毕业开诊所的儿子一起研究探索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自调药方,以求缓解病痛。身患病痛的老潘要求家人陪同,参加曹老战友儿子的婚礼,要和战友们见上一面,在场的战友们被老潘的真挚深情所感动。

老潘带着病痛走进宴席现场,见到久别重逢的战友们心情激动,握手致意。在战友们吃过大碗八宝菜,坐过酒席,相互敬过喜酒,喝过老曹夫妇和儿子儿媳斟敬的喜庆美酒后,曹家宗亲管事将我们邀请到隔壁邻居家,战友们猜拳喝酒,共话军营岁月,分享各自生活,并与老曹夫妇和儿子儿媳合影留下美好时光。

老胡还要急着返回兰州做核酸检测,第二天要与小儿子一起开赴新疆。我和中铺镇战友李向科、太石镇战友何存录,惜别战友们,搭乘老胡的顺风车离开曹家河村踏上归程。

余众战友将与曹氏宗亲值客们把酒当歌,再叙友情,遂乘老马的小面包车前往乘车点,搭乘乡村公交或私家车返回家乡,继续写好明天的故事,同享往日宁静的幸福生活,期盼来日战友再相逢。祝愿战友们平安健康!幸福快乐!

(注:本文插图均由作者提供。)

作者简介:

杨运恒:甘肃省临洮县人。1974年12月入伍,在西藏军区原52师第154团服役,先后任战士、卫生员、班长、排长、副指导员、正连职参谋等。1986年底转业至甘肃省兰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工作,先后任科员、记者、记者站站长、办公室副主任、监察室主任、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副县级)、副调研员等职,先后在工商系统专业报刋和地方报刋发表文章一百六十余篇。

作者:杨运恒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平台,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官网,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网址,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下载,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app,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开户,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投注,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购彩,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注册,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登录,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邀请码,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技巧,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手机版,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靠谱吗,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走势图,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开奖结果